追忆表姐夫

推荐人:阿杰 来源: 措辞网 时间: 2017-05-24 13:23 阅读:

  昨天送走了表姐夫,在大屏幕看见他一路走来的照片,从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老年,感慨万分,一辈子就在一晃间走完。

 

  说是平辈人,其实表姐夫比我们年长许多,只比老爸小两岁,大表姐十一岁,姐夫是丽水云和人,在部队,经人介绍和年方十八的表姐相识,大概也没有通信多久,姨夫做主确定关系,后来转业到温州,姨夫心疼女儿,在自己的房子旁边造了两幢房子,女儿儿子各一幢,表姐和姐夫在很长的时间一直和岳父岳母零距离住在一起。平日里,我听着长辈的交谈,岳母、小舅子偶尔也会有些微词,基本倒是表姐的原因居多,大部分的情况都能和睦相处。

 

  姐夫的父亲和母亲来温州住过一阵子,印象中他的父亲是一个腰板挺直、身材高大、须发斑白的老人,现在回忆起来有点电视剧里乡绅的气质,虽说穿的衣服有点不合温州潮流,但是下意识会感觉这是一个有点文化知识的老人。现在和老妈谈起这事,才知道,姐夫家在当地也是一个家底厚实的有声望的家族,有一定文化层次。因表姐是初中文化,在家里又是指手画脚、光说不干的领导做派,虽说有着姣好的面容,但是下意识对云和人的轻视和在老人言行举止中的不尊重,都让这个公公非常不满意,但是也无可奈何:自家儿子已经“出嫁”至离家千里之外,父母又能怎样,无人倾诉,时不时就到离姨夫家一街相隔的我家找她儿媳妇的舅舅舅妈倾诉,希望我爸能说说表姐。姨夫对子女的教育属于放养,表姐表哥小时候在学校的事情经常要小舅子就是我爸出面解决。所以也正是这个原因,促使姐夫的爸爸经常找我爸我妈聊天,但是这终究不是自家女儿,又能怎么办。后来再也没有听说姐夫父母有到温州的信息,在每年亲戚相聚的只言片语中,表姐及两个女儿到云和的次数也是寥寥无几。

 

  姐夫在家里的地位虽然不高,但是在事业上还是有小有所成,转业到温州交警部门,最后到温州公安局一个分局担任局长。因表哥的工作一直不安定,单位买断下岗,买了小货车,跑运输,有事没事,姐夫都要关照着。表姐的单位不好,面临倒闭,姐夫动用关系,换了工作。两个女儿长大了,上学、找工作,后来女儿嫁人了,大女婿的工作,小女儿初婚不顺利,在社会上的一些投资项目等等都让姐夫操心。每次碰到姐夫,他都是高高兴兴的,大概和我年龄相差甚远,也是无话可说,倒是和我爸我妈应该算是同龄人,很多事情都是从我妈口中得知。

 

  这十几年大家的房子搬远了,家庭的琐事也知道的没这么详细,他突发心梗走了,知道的人都在唏嘘,一听年龄74岁了,感觉看上去挺年轻的,有这么大了。听着表哥表嫂的讲述,姐夫虽有着看上去的年轻,但是终究是七十多岁的老人,每天送菜到女儿家,回家还要买菜、烧菜、打扫卫生,下午去学校领外孙回家,日日像陀螺一样运转,连最喜欢的钓鱼也要放弃。心梗这种病,在他身上其实也不是没有预兆,平时心窝偶有刺痛,一直以为是胃不好的原因,也因生活忙碌也没有仔细检查。周二发病,周四抢救无效去世,我们去探望,从家人的直言片语中也得知,发病前也曾经因经济上的问题和人争执比较激动。

 

  在追悼会上,表姐脸色惨白,痛苦流涕,女儿们的伤心追忆,在场的亲戚朋友无不落泪,表姐夫的一生落下帷幕,可以说是劳碌奔波的一生,走到七十多岁还是家庭的顶梁柱,相信他在那个世界还在担心牵挂。人的生命有时非常顽强,有时又非常脆弱,过好自己的生活很重要,配偶、子女都应该各司其职、各尽职责,一个好的家庭领导要学会放手,每个人的生命长度不一样,很多路需要个人独自去面对、去处理、去承担,越俎代庖的后果是,留下的适应的过程更久,痛苦越深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